遇凰

喻黄不拆不逆

【EVAK】One Way Love


*一个咖啡师×高中生的短打,没什么剧情

*全程第三人称视角

*标题双关,既是「我」的「单向暗恋」,也是evak的「只想着你」

*因为职业设定有代入RPS的嫌疑,不妥请告知




我在这家咖啡馆坐了很久。

在奥斯陆有24家kaffebrenneriet,我每周绕过大皇宫来到这座城市的南部当然不是因为这该死的咖啡拿铁有多么好喝,事实上我压根尝不出不同分店的味道有什么不同。而是这家店的店员Even——他可真酷。

但并不是每次来都能恰好轮到Even的班,我无所事事地捧着热可可看着窗玻璃上的倒影,直到一个男孩站在我身后。

我要怎么形容这个男孩呢,即使是用我东方的审美来看他也是极其好看的,他有着斯堪的纳维亚人常见的白皮肤与灰蓝色的眼睛,也许是灰绿色。暗金的卷发被压在了反戴的红色牛仔帽下,有一撮顽强地从帽檐钻出来翘在了他额前。烟灰色的宽松上衣和一条仿佛洗淡了色的牛仔裤,是这条街上的少年最常见的打扮,他却足够吸引眼球。如果我的年纪小上几岁的话此时我迷恋的可能就是这个少年而不是Even了。

嘿,我可以在这里坐吗?那边没有空位置了。

而我把这当成了一场蹩脚的搭讪,我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稚嫩的少年,同意了他的请求,同时笑着说你真是个可爱的高中生。高中生加重音。

然而很显然,是我自作多情了,男孩根本没有搭讪的打算,他毫不客气地坐下来说谢谢你,今天天气真不错,不是吗?姐姐。

真是个小恶魔。我在心里默默地送了他一个白眼。

窗外灰白色的飞鸟扑棱棱地扇着翅膀划过电线的时候,Even推开了咖啡馆的门,他仿佛带进来一团冰凉的雾气,让这个温暖到昏昏欲睡的咖啡馆都清醒了一点,至少我是清醒了。

他和对面的少年一样有着挪威人的金发碧眼,比少年多了一份成熟的气息,193的身高让我每次点餐时都得抬头看他迷人的蓝色眼睛,那里是深不见底的海,引诱你涉足探险,即使你明知有漩涡暗涌,却仍奋不顾身。如你所见我非常没出息地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但我想没有女孩能抗拒这样一个咖啡师。

很快我就知道,男孩也不能。

坐在我对面的少年突然站起来,小跑到Even面前,然后勾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拥抱。其实少年背了一个鼓鼓囊囊的书包,让这个拥抱看上去有点费力,但是Even还是伸手揽过了他。

FXXK,什么情况。

我这是失恋了吗。

Even还没来得及卸下围巾和帽子便被少年撞进了怀里,他侧过脸给了少年一个北欧人喜爱的爱斯基摩式的吻,即使男孩的背影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也知道在鼻尖相蹭的过程中,他冰蓝的眼睛里一定是盛满了柔情与蜜意。我听见他低沉的、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hallo,Isak。

噢,原来这个小恶魔叫Isak。

我想我看上去一定很像一个偷窥狂,可是沉浸在恋爱中的人总是会更加散发着费洛蒙——即使那从未属于我。Even把他的费洛蒙与爱意全数给了怀里的Isak,他吻得温柔而虔诚,亲昵而不狎昵,他们像这星球上上亿对情人一样耳鬓厮磨,缠绵又缱绻。

一吻终于结束后Even脱下他厚重的外套大衣换上咖啡店的制服,那可真是赏心悦目的身材。Isak像个小尾巴一样腻在他身后,乖顺地看他调制饮品,麦金的头发都像是沾染上了焦糖玛奇朵的浓郁醇香。他们在空闲时会交换一个温柔绵密的亲吻,Isak会因为客人的打断而露出又窘迫又不满足的可爱表情,若我是Even大概也会爱这个面对情欲又羞怯又坦率的男孩。他就像西方的情诗里写的那样,我可否将你比作夏天?夏天亦不及你可爱温暖*

Even轻柔地咬了咬Isak的嘴唇说嘿宝贝我真想立刻下班带你去开一间房。怀里的少年笑得狡黠,像只偷了腥的猫,他说今晚我的室友都不在家。

「你想说什么?」

Isak看上去还没有到能合法饮酒的年纪,此时的嗓音却像渡下掺了爱尔兰奶油的百利酒一样甜,他大胆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Even的下唇,说道

「这是一个邀请,亲爱的。」

21点21分,我放下早已经没有热气的咖啡杯走进奥斯陆的冷风里,不再去看身后交颈的恋人。

而我也再没走进过这家kaffebrenneriet。

END

*出自莎翁十四行诗「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评论(19)
热度(231)
  1. E家小荳蔻遇凰 转载了此文字

© 遇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