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凰

喻黄不拆不逆

【喻黄】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bgm:程璧《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厨房里的排骨汤咕嘟咕嘟地炖着,黄少天一手顺着家里柯基的毛一手抓着手机给被他支使出去买菜的喻文州打电话,好一会儿喻文州才接起来问他什么事,黄少天嘴里塞着饼干,口齿不清地说你回来的时候顺便买幅春联呀。

今年是他们第一个不和父母一起过的年,喻家和黄家都是地道广州人,往年要么是两家父母跑来北京,要么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一起飞回广州,结果今年早早接到电话,两家父母春节期间要一块儿出国旅游,就这么把俩儿子和一条柯基丢在了北京。

十四赛季两人双双退役,喻文州是早就接到了联盟的聘请,为了履历看上去漂亮还特地去大学进修了两年,之后顺利进入了联盟总部工作,黄少天调笑他是下岗员工再就业了,同为下岗员工的黄少天其实也被邀请过做专业解说员,黄少天再三思索后还是拒绝了,他说我可不想一句话说不好就被观众叫实力毒奶。退役后的黄少天乐得清闲,做起了游戏主播,前职业选手对荣耀以外的其他游戏上手也很容易,加上自带人气,很快在直播界玩的风生水起好不快活。兜兜转转最后的工作还是和此生最热爱的游戏行业分不开,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职业病了。喻文州工作在北京,两人便搬到了北京开始了两人一狗的生活。

汤炖得差不多的时候喻文州也回来了,黄少天接过他手里提着的大包小包的菜埋怨了一句你怎么这么慢呀,喻文州笑笑说路上塞车呢,春联买回来了,在那个红色的袋子里。黄少天将春联放在茶几上,转身进了厨房开始把菜往冰箱里塞,一边塞一边说着“行吧,汤应该炖好了,你过来盛两碗。”

每天宅在家格外悠闲的黄少天同志在直播之余开发了烹饪的兴趣爱好,热衷于指使喻文州每日下班路过菜市场时顺带买菜回来给他做实验,刚开始学做菜煲汤的时候,味道怪异得让喻文州都没法为了爱情昧着良心吃下去,好在黄少天学习能力超强,没过多久便能烧得一手好菜,前段时间郑轩他们哥几个来北京找俩人叙旧的时候黄少天就做了一桌子菜招待他们,吃得郑轩宋晓直嚷嚷队长真是好福气。

是好福气呀。捧着热气腾腾的汤,喻文州隔着碗里袅袅升起的雾气看对面的黄少天这么想着。他与黄少天自少年时代相识,成千上万个日日夜夜都一起度过,痛苦与欢喜从来都是双人份。十四岁训练营里张牙舞爪的黄少天,十八岁出道时意气风发的黄少天,二十岁夺冠时扬眉吐气的黄少天…还有退役发布会上公开恋爱消息时,在桌子下朝他伸出一只汗津津的手的黄少天。

“在想什么呢?”喻文州的腿被一只毛绒绒的拖鞋轻轻碰了一下,他回过神来面前是三十出头的黄少天,褪去了少年人的锋芒毕露,身上那点明亮的特质却未被时光磨灭。

喻文州将碗底剩下的汤一口饮尽,抽出餐巾纸擦去嘴巴上的油:“没什么,想想以前罢了。”

“以前呀。”黄少天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开始和他一起忆往昔峥嵘岁月,长篇大论的内容倒是和喻文州所想无异,从训练营拉扯到退役出柜,末了总结道:“我有时候就在想,我们俩带着蓝雨也算是干出了一番成绩,那什么,事业爱情双丰收嘛,前三十年时光左右是没虚度,挺好的。”

喻文州弯了弯眉眼,却是突然站起来越过餐桌,伸出手揽过黄少天,侧过脸吻上他的唇。

“是挺好的。不过,以后的时光,我都想和你一起虚度。”

END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
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
比如散步
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评论(2)
热度(64)

© 遇凰 | Powered by LOFTER